历史

一卷全(1 / 28)

“总有一种要失去什么的预感。”她这样说过。

列车车站,人来人往。日光灯管朦映着浑浊的空气,各种各样的人们,还有我。

乘搭上前往虾夷的快速列车,靠在窗边,沉暗的天空,悠远的片云,还有不时掠过的电线钢架。穿越了隧道,和煦的日光洒落在水田和近海上,列车,似乎也为这风景慢了下来。

“当时,还是中学生的我虽然没什么实感。但是,她这句话却不可思议地刻在了我心中……”

道铃的变色提示视线的影蔽,阳光撇入车厢的那一端,一对谈笑的中学生。车轨的振动渐渐放缓,列车到达了那个怀念的站台。

一个人走在从前那熟悉的小路上,“限高2.7米”的路标依然挺立在身边。一直到经过从前打工的工厂,已经荒废了。

“那时还在战争前,虾夷还是别国的领土的时候的故事了……”

思念带着我沿着那一条路,穿过苔痕依然的墓地,回到了那片原野上。头顶上机械的响动划开一道烟云,丝毫不败白云片片的青空。阳光随着清爽怡人的风在草地上律动着。

望着这片天空……Beracira,在眼眸的那端浮现,静静地转动它的翅膀,闪烁着点点反射的光。“好厉害!”惊诧,蓦然回首,她活泼的身段连蹦带跳地从身边掠过,追逐着它。好像我们能够相见,她停了下来回过头,用兴奋而又期待地笑着:“飞行器!”

只是……幻觉吗……

回过神来,眼前的只有那只属于三个人的秘密工房。

脚步,朝着记忆的引领走去,虽然,物是,人非。

“距现在已经很远的那一天,云的那边,是和她立下约定的地方……”

3月青森津轻

浩纪

那一间课室。夕阳从窗外投射进来,角落炉子上的水,沸了,喷发着缕缕烟气。此时的我正贯注于新出版的航天书籍里,有时装模作样地往讲台望望,像正在听书似的,而她正为大家朗诵着课本的诗:

“……你拜托我,为你带来银河、太阳和大气的世界……飘下的最后的雪,在那花岗岩上堆积着雪水……”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她连拨动头发都是那么的迷人,特别是在夕阳的辉映下。拓也一只手撑着脸,似乎正在认真地听。旧旧的吊灯旧旧的吊扇,课室昏昏沉沉的,但心情并不觉得昏昏沉沉。

那个时候,我们为两件事物所牵挂。

“还有几分钟?”“应该没问题啦……”几个甜美声音在站台的对面雀跃。

电线钢架上的鸟儿们也不示弱地雀跃地歌舞着,向着夕阳的另一边飞去,留下站台上三三两两的人们。

我还在专注着那本杂志,似乎上面的每一点信息对我都有着莫大的帮助。拓也带着两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无双

梦溪石
隋朝开国初期,一起凶案致使解剑府二府主凤霄与左月局正使崔不去在边塞小城相遇,两人出于不同的目的,彼此之间斗智斗勇,亦敌亦友。随着事件的展开,凤霄更发现崔不去的身份并不止是左月局正使那么简单。

玩家

池袋最强
攻受皆浪,互相祸害 有反攻。宴禹发誓自己只是来上厕所,并不想听墙角。外头饥渴的一对简直毫无避讳,胡天乱地在厕所里就这么搞了起来。
最新小说: 动物园 海底两万里 寂寞的游戏 新名字的故事 暗格里的秘密 冬泳 陷入我们的热恋 替代品 遥远的救世主 离开的,留下的